示例图片二

通讯:清明节,又一位名人娱乐说中国远征军老兵在新疆辞

2018-04-05 09:37:51 名人娱乐-官网 已读

  中新网乌鲁木齐4月5日电(记者 孙亭文)2018年4月5日,北京时间凌晨4时15分,正值清明节,在新疆生活了72年的抗日远征军老兵徐中平因器官衰竭,在新疆库尔勒的家中辞世,享年97岁。

  徐中平老人走得非常安详。在他辞世前,家人曾经送他到医院进行救治,但在医院里老人数次要求“回家”,家人无奈只能听从老人的意愿。回到家后,坐在轮椅上的徐中平老人,环视他熟悉的房间。这里有他和已逝老伴的金婚合影,有他熟悉的花草,有他看书读报用的放大镜……

  4月4日傍晚,徐中平老人还给长期照顾他的二女儿说:“老人要早睡”,便早早地休息了。半夜,二女儿听到他的喊声,他要喝水,可喝了水又吐了出来。其女赶忙拿毛巾给他擦拭,等她拿来毛巾擦拭时,老人已昏迷不醒,待“120”急救的医生赶来后,已无力回天。4月5日凌晨,老人在家中与世长辞。

  投笔从戎成为中国远征军

  徐中平老人于1921年出生于湖北汉川,1981年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二十一团退休后,长期生活在新疆梨城库尔勒市的孔雀河畔。

  在老人生前,中新社记者曾多次采访他,记录了他作为一名远征军的部分经历。

  2013年,他告诉中新社记者:“1943年下半年,中国驻印远征军缺员很多。那时,我正在重庆的一所汽车技工学校学习,因日本飞机不时来轰炸,学校不能正常上课,加上学校克扣学生的伙食费,学生就罢课上街游行,我也跟去游行,结果被学校开除。当我在街上找工作的时候,看到一份‘知识青年从军征集通告’。通告上说,自愿从军的学生学业可优待,服役两年,期满后退伍可免试升学。这是多好的事呀,还是去打日本兵,我就报名参军去了。”

  自此,徐中平成为对抗日本侵略者、保卫滇缅公路的数十万中国远征军的一员。70多年前,在3年零3个月的战斗中,中国共投入兵力40万人,付出了伤亡近20万人的惨痛代价,最终取得胜利,无数英魂长眠在中缅印边境的莽莽群山之中。

图为徐中平老人胸前挂着上书“谨献给为我中华独立自由抵御外敌的民族英雄”的勋章。 孙亭文 摄

图为徐中平老人胸前挂着上书“谨献给为我中华独立自由抵御外敌的民族英雄”的勋章。 孙亭文 摄

  忆同袍“心里想念他们”

  徐中平老人曾说,他们一批学生兵乘车从重庆到昆明,然后乘大运输机越过“驼峰”线到达印度。在新兵短期培训之后,他被分配到中国驻印军指挥部运输队。

  因是后勤运输部队,徐中平老人多次给记者说“惭愧啊惭愧,我未能上战场(亲自)杀敌”。在获得“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团队”授予的“谨献给为我中华独立自由抵御外敌的民族英雄”勋章后,老人亦是连连摇头说“惭愧啊,许多人都没有回来”。

  2013年9月3日,《中国远征军》雕塑群在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松山战役遗址落成,雕塑家李春华以徐中平为原型创作了雕塑。作为一名中国远征军,徐中平从硝烟中走过,70余年来,他从不曾忘记那个烽火年代。

  他曾对中新社记者说,新疆距云南太远,无法去拜祭战友们,只能心中想念他们。其实,在雕塑群落成前,徐中平就订好机票渴望能再次回到龙陵县,但行前因身体原因未能成行,也成为他的一大憾事。女儿徐义将父亲准备好的酒,全都替父亲敬给了牺牲在那块土地上的英灵们。

  扎根边疆维护新疆和平

  1946年春,徐中平所在的汽车团得到命令,为维护新疆的和平,整建制从云南曲靖一路开往新疆。徐中平老人生前曾回忆说:“当时进入迪化(乌鲁木齐)的时候,我们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许多人都没有见过这种‘大道吉’的大型汽车。”

  随着1949年9月25日新疆的和平解放,徐中平到南疆焉耆,编入张仲瀚领导的第六师。1954年,包括徐中平在内的10万官兵就地转业,成为屯垦戍边、扎根新疆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因徐中平是“文化人”,先后担任教师、会计、宣传干事、连长等职,于1981年退休。

  之后,徐中平老人生活很有规律,早晨醒来先做保健操,然后喝上一杯老伴冲的蜂蜜水,夏天的时候到孔雀河畔走走;冬季,就在家里的跑步机上锻炼身体。读书、看报、练习毛笔书法,生活平静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