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上千万买玄幻IP,影名人娱乐说视化直接能用的只有名字

2018-04-03 18:01:22 名人娱乐-官网 已读

  《人生若如初相见》被指侵权,新京报专访业内,揭秘IP改编为何争议声不断,难改在哪

  上千万买玄幻IP,影视化直接能用的只有名字

  日前,改编自匪我思存《迷雾围城》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被著作权人告上法庭,理由是未在摄制权许可期内完成拍摄,属于侵权行为,要求电视剧下线并不得播出。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原告方,其称在等待二审,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从《锦绣未央》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楚乔传》,各IP改编剧被指抄袭、侵权的声音从未停止。在网络上,IP剧的分数也非常惨淡,有些刚刚开播就已经在5分左右徘徊。在不久前公布的第31届电视剧“飞天奖”提名名单中,古装IP剧全军覆没。IP改编电视剧究竟难在哪里?为什么容易出现侵权现象?业内打算如何应对?新京报记者专访多位业内人士,对此一一详解。

  采访对象:

  ●《今古传奇·武侠版》杂志社前任社长李宗明(笔名李逾求)

  ●康曦影业总裁何侯擇

  ●记忆坊图书内容总监王珺

  1 为何易侵权?

  版权转卖混乱

  借由《琅琊榜》《花千骨》等剧的热播,2015年被认为是IP改编剧爆发的元年,但在此之前,已有不少电视剧制作公司在网络文学中掘金。早期的掘金者最容易面临的问题就是版权链条不清晰,一些公司在进行版权交易时会出现侵权情况。“作者把作品摄制权以5年的期限授权给A公司,A公司却把摄制权以8年的期限授权给B公司,影视公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B公司购买摄制权,还没开机摄制权就已经过期了。”何侯擇和李宗明都表示这种情况曾经很常见。

  在前几年的IP抢夺战中,不少影视公司大举囤货,许多项目无法立刻开机,在摄制权临到期时才开始筹备,如果项目本身的故事转化难度又大,很容易导致授权逾期,甚至衍生出类似《人生若如初相见》的争端。

  但随着行业的不断发展和洗牌,知名度高的IP基本都在几家大公司手中,其他影视公司在购买时也会专门就版权链条展开调查,版权链不清晰造成的风险已经大大减轻。“而且随着越来越多的作者在微博等公共平台上发起维权,产生的舆论压力也让许多公司认识到版权的重要性,版权交易的乱象也有改观。”李宗明补充说。

  2 为何难改编?

  需要填充大量情节

  有流量的小说与成功的电视剧之间有相当漫长的道路。

  王珺表示,都市言情小说在改编过程中最常见的问题是情绪大于情节,“大量的情绪渲染和内心戏原本是很好的阅读体验,能让读者迅速代入作品,与人物共情,但在改编时却会面临故事体量有限的问题。出版的小说单本字数一般在十来万到二十来万之间,改编成几十集的电视剧需要填充大量情节。”何侯擇所在的康曦影业曾经出品了安妮宝贝的同名小说剧《八月未央》,“安妮宝贝的文字比较偏散文,内容量不足以撑起一部电视剧,改编时需要增加很多原创的内容。”

  就算是看起来情节丰富的玄幻仙侠类小说在转化率低的问题上也不能幸免。李宗明透露,曾有影视公司找他帮忙看一个花费了上千万购买的玄幻仙侠IP,洋洋洒洒300多万字,但影视化能直接使用的部分却只有主角和武功的名字。

  曾经参与过网络小说版权交易的业内人士指出,大部分玄幻小说改编成电视剧只能用到10%左右的内容,很多甚至只保留人物关系和基本人设。“如果作者能构建出完整的世界观,且人物设定有特色,那情节发挥空间其实很大,但这类小说往往容易套路化,大量同质题材必然带来审美疲劳。”王珺说。

  据业内人士透露,能在点击量上有突出表现的网络文学大多瞄准着读者的“痛点”,作品本身缺乏戏剧张力,故事含金量也比较低。近些年不少小说走起了“无限流”的风格,在一部作品中囊括科学、神话、历史、动漫等各种元素,作为文字读起来很过瘾,改编时就会非常棘手。

  3 各方如何应对?

  影视公司 只买能马上改编的题材

  IP影视化正在变成一个高风险投资,但从制片方的角度来看,IP的存在仍然是一个撬动知名制作团队和明星的重要杠杆。经过了几年“蒙眼狂奔式”的发展后,市场正在趋于理性和专业。

  何侯擇表示,对于小说IP,康曦影业习惯采用按需采买而非囤积的方式。“我们要先预估一个IP改编剧制作完成之后市场是否需要这样的题材,如果不是马上需要的题材,我们是不会买的,比如去年发现古装玄幻类题材开始过剩,今年和明年就会减少在这个类型上的投入。现在买的IP都是两年内必须开拍的。”

  ● 分析题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