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例图片二

《头号玩家》里的这款游戏在名人娱乐说现实世界中“教育”着全球亿万用户

2018-04-18 15:06:25 名人娱乐-官网 已读

原标题:《头号玩家》里的这款游戏 在现实世界中“教育”着全球亿万用户

  斯导,谢谢你拍摄了这部电影;

  Notch,谢谢你制作了这款游戏。

  口碑票房双丰收的《头号玩家》,让身为玩家的我们圆了一场游戏梦。

  在这个梦里,我们无拘无束,任意穿梭在每个熟悉的游戏世界;我们随心所欲,关键时刻还能团结一致拨乱反正。对玩家来说,这样的世界美得像梦境。

  “《头号玩家》是斯导写给游戏玩家最浪漫的情书。”

  但其实在现实中也有这么一款游戏,它把“笔”和“纸”递给了玩家,让我们能够在虚拟世界里谱写属于自己的故事。

  你们是否记得,当韦德·沃兹在电影里戴上VR眼镜时,那个首先跃入眼帘的游戏:

《头号玩家》里的这款游戏 在现实世界中“教育”着全球亿万用户

"Minecraft World"

  “这里是绿洲世界(Oasis),一个虚拟现实的全新世界。”

  伴随着电影旁白,“Minecraft World(我的世界)”在荧屏上一掠而过。斯导的排序明显是有意为之,若要在现实中寻找与“绿洲”体验相当的游戏,《我的世界》无疑是最具代表性的一款。

  一、“绿洲”与“MC”:“同样”的制作人,同样的“梦想家”

  “绿洲”和我们的距离或许比2045更近一些。

  设定中的2045年,“绿洲”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哥伦布市的千家万户,并且打通了虚拟和现实的界限,紧密地牵动着每个人的现实生活。

  现实中的2018年,尽管覆盖面尚不可与“绿洲”相提并论,但《我的世界》同样也影响着亿万级别的用户,并已开始着力于促进人类发展,努力嫁接一道连接游戏与现实生活的桥梁。

  这两款各自处于“虚拟”和“现实”的游戏,在发展道路上却巧妙的相似,这其中离不开它们在设计理念上的相同点。

  “我不想设定规则,我是个梦想家,我建造了这个世界。”

  这句从哈利迪口中说出的话,道出了"绿洲"受玩家喜爱的根本原因——没有设定规则。与哈利迪相似的是,《我的世界》创始人Notch(马库斯·泊松)也是一位有相似理念的制作人,同样地,他用这种崇尚自由的精神制作了一款名为"Minecraft"的游戏。

  时至今日,《我的世界》的全球销量已超过1.4亿,而《我的世界》中国版在公测3个月的时间内,就迅速累积了超过6000万用户,凭借的就是它那“没有规则”的玩法。

  “在这里唯一限制你的是你自己的想象力。”

  在电影里,“绿洲”的理念是赋予玩家尽可能大的自由,让其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成为任何想成为的人。

《头号玩家》里的这款游戏 在现实世界中“教育”着全球亿万用户

在《我的世界》里

玩家“翻拍”守望先锋的动画短片

  这种理念与《我的世界》的核心理念不谋而合,作为一款Sandbox Games(沙盒游戏),它没有给玩家设定要完成的具体目标,而是让玩家自己去创造、选择想要的游戏方式。

《头号玩家》里的这款游戏 在现实世界中“教育”着全球亿万用户

在《我的世界》里

玩家“搭建”各种各样的名胜古迹

  就像“笔”和“纸”一样,《我的世界》为玩家提供了一个极易上手的平台。在里面,玩家可以主办比赛、拍摄动画、构建场景、制作各式各样的游戏组件,还能通过官方举办的创造大赛赢取奖金。

  和哈利迪在“绿洲”藏下彩蛋的做法相似,《我的世界》尝试用比赛的方式,把玩家的创造力和潜能映射到现实之中。

  二、照进现实:《我的世界》用游戏“教育”着全球亿万用户

  《头号玩家》中,游戏与现实生活之间的羁绊被讨论了不少,“绿洲”甚至改变了那些玩家的生活。而同样地,《我的世界》也用游戏影响着众多玩家的现实生活。(甚至做到的比绿洲还要多)

  上线至今,《我的世界》已经积累了深厚的玩家基础。

  《我的世界》的知名度如何,国内以百度搜索结果为例,“我的世界”相关搜索结果超过3000万。

  而国外的数据更为惊人,油管上“Minecraft”相关搜索结果超过1.65亿条。